小小年紀幫媽扛家計,小學生姐弟倆陪清潔工母親掃馬路「日復一日淩晨4點半起床」,從不抱怨:不算什麼,媽媽比我們更累,網「懂事的讓人心疼」

song 2022/09/17 檢舉 我要評論

你會覺得因為父母職業感到自卑嗎?像是大街上的清潔工叔叔、阿姨,或者是資源回收的阿嬤、門衛阿公,亦或者是餐廳、商超等的服務員,這些平凡的職業有些人因此認為自己高人一等,其實並沒有什麼可高的,都是打工人,都是自己用汗水一點一滴換來的,沒什麼可以高人一等的說法,

很多人思維中認為【對父母職業有自卑感】=【嫌棄父母】或【看不起低賤的工作】這種單一單純的思維模式,很多人說【任何職業都很偉大】,實際上背地裡,那是因為【低賤的工作崗位】不是「他」父母,是別人的父母。【地位平凡卑賤】≠【不尊重父母】或是【嫌棄父母】,沒有正確的家教教導出來的孩子或者是成年人心智等都是不全的,沒有形成正確的價值觀,而有些孩子在家庭環境的影響下會積極主動的幫助父母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話說你見過淩晨4點半的街道嗎?13歲的田千桃和11歲的田千杭見過。 有著好聽名字的這對姐弟, 最近被市民拍到一大早就拿著掃帚幫環衛工媽媽掃大街。

姐弟二人掃地的地方在杭州近江耀江福村附近。 13歲的姐姐帶著11歲的弟弟, 天天清早幫清潔工媽媽掃地。

兩姐弟拎著和身高差不多高的掃帚, 在社區附近掃大街。

媽媽掃的馬路比我們多,她不說累我們也不能說

「我出生在春天,正好醫院外面的桃花開了。 」13歲的田千桃, 有著一個非常好聽的名字, 不過和桃花的粉嫩相比, 她的皮膚稍顯黝黑。

「我13歲, 下半年讀初一了, 千杭是我弟弟, 11歲。 」姐姐千桃說, 姐弟平常都在江蘇泗陽老家, 跟著87歲的爺爺生活。 6月底放暑假了, 他們才來了杭州。

因為爺爺歲數大了,

加上她是大姐, 需要幫忙照顧弟弟, 13歲的田千桃有著異于同齡人的成熟。

「每次看媽媽掃完地回來滿頭的汗, 我就想著近期在杭州學習生活, 閒置時間可以幫媽媽一起掃。 」最開始兩天, 姐弟倆還需要媽媽叫才能起來, 現在都是主動爬起來, 「可能是生物鐘吧, 只要媽媽起床一開燈, 我就醒了。 」姐姐千桃說。

每天早上4點半到6點多, 姐弟倆會陪著媽媽掃大街, 「累肯定是累的, 但是我不能說, 媽媽掃的馬路比我們多, 更累, 她不說我們也不能說。 」姐姐的堅強也鼓舞著弟弟。

兩個人真的累得不行了, 才會停下來休息一下, 然後繼續掃, 「除非被蚊子咬了, 一般我們不找媽媽。 」

早上6點半左右, 媽媽所管的轄區基本都清掃乾淨了, 一家人才回家燒早飯, 這個點差不多在社區做保安的爸爸也下班了, 「爸爸都是上夜班, 5點半左右下班。 」

社區居民給的冰可樂

姐姐給媽媽倒了一杯

吃完飯, 姐弟會在家做作業、看看電視。

「爸爸會去勾莊做搬卸工, 媽媽繼續回轄區上班, 爸爸媽媽都可辛苦了,

爸爸一般要下午2點多才回來補覺, 然後傍晚5點多又要去上班了, 媽媽每天要掃兩遍大街, 有時候加班的話回到家就要晚上八九點了。 」孩子們說。

做環衛工六七年了, 孩子的媽媽馬大姐每天早上4點半開工, 掃一遍需要2個小時。 「這邊大樹多, 落葉多,

平常也要盯著點。 」因為常年的勞作, 她的雙手滿是繭子。

田千桃說:「有一次媽媽把腳給磨破了」。 媽媽的辛苦, 這個女孩都看在眼裡。

就在聊天的時候, 姐姐還把社區居民朱先生買給她的冰可樂倒進了媽媽的水壺, 「這麼熱的天, 給媽媽消消暑。 」

為什麼讓孩子跟著一起掃大街? 「希望能讓他們知道掙錢的不容易。 」馬大姐說。

臨近中午, 氣溫漸高, 馬大姐給田千杭幾塊錢去買了冰棒, 姐弟倆飛奔著消失, 很快又跑回來了。 弟弟田千杭先遞給了媽媽一根。

馬大姐說,希望通過努力,能給孩子更好的生活,也教育孩子好的生活需要通過自己的努力爭取。

大家怎麼看呢?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