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3女被看低!當酒家女「養活7個小姑」替出軌丈夫還債800萬,大S親媽才是真豪橫

song 2022/08/31 檢舉 我要評論

從今年6月份開始,一場以「大S婚變」為靈感的炒作拉開序幕,賺足了所有人的眼球。

如果在場的各位吃瓜群眾們善于發現,就應該注意到從那個時候開始。

大S親媽黃春梅開始代替大S出境,一邊笑著否認和婆家關係緊張。

一邊告訴大傢:

「小兩口好著呢,大S就是個性倔強,越是勸她越是火大,等他思考幾天,就會想通的。」

一邊力挺自己的女婿。

「熙媛說的是氣話,離什麼婚?她一定會原諒小菲的,我會要他們夫妻倆先忍一忍。」

吃瓜群眾等啊等,沒能等來這對跨岸夫妻的破鏡重圓,反而等來了正式一拍兩散官宣。

這一家子也是憑實力上演了一出「該離婚的不離婚,不該離婚的瞎離婚」的鬧劇。

一邊是看起來「身在福中不知福」,被寵成公主卻還鐵了心要離婚的大S。

一邊是被困在婚姻中,打不還手罵不還嘴難抽身的小S。

被【啪☆啪】打臉的徐媽如今進也不是,退也不是,乾脆閉口不言再不露面。

話說到這兒,可能有吃瓜群眾要說了:

這徐家姐兒倆的婚姻,還真是混亂地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不不不,他們家最豪橫的不是說離就離的大S,也不是強顏歡笑的小S。

而是這個垂簾聽政,躲在大小S身後的「皇太 後」: 徐媽黃春梅。

黃春梅到底有多豪橫,看看她做過的那些事,你就知道了。

01

眾所周知,在大S的身上,一直有著一股子黑幫大姐大的氣場。

在台灣某檔節目採訪時,她曾經說過這樣一段話: 我結婚前,就是一匹狼。

雖然結婚之後有家人了,但我的個性還是一匹狼。

就是你要我出去覓食打獵也可以,要我待在家裡守著也可以。

她想告訴我們大多數人的是,他和小S傻白甜的性格不一樣。

相比于期待未來,她更相信想要什麼就努力得到。

生來像狼一樣,鍾愛「搶奪」自己想要的東西。

這種當仁不讓,極其利己主義的性格,全部來源于自己的母親黃春梅。

徐媽媽出生在一個一貧如洗,一無所有的家庭。

剛出生那會,雖說一家老小隻能守著家中的一畝三分地維持生計,但起碼能維持得住溫飽。

上天總會格外為難苦命的人,這樣踏踏實實的苦日子還沒過上幾年。

黃春梅就失去了父親,被迫過上了單親家庭的生活。

父親的離開,讓這個本就不富裕的家庭雪上加霜。

在黃春梅的記憶裡,父親兩個字是陌生的。

她只記得,用碎石鋪成的小路,破敗不堪的大門,搖搖欲墜的窗紙和舊到看不出顏色的煤油燈。

一個人拉扯一大家子,會在夜裡偷偷啜泣的母親,遠比同齡人蒼老憔悴許多。

辛苦了多半輩子,卻無法割捨關于貧窮的一切。

也是因為這樣惡劣的生長環境,讓黃春梅養成了毫無安全感,「愛搶奪」的性子。

02

和毫無安全感的黃春梅不一樣,大S和小S的爸爸徐堅則恰恰相反,他的童年相當富裕。

徐家在移居到山東之前,就是當地小有名氣的「土財主」。

後來跟隨著早期做生意的大軍,一路漂洋過海,來到了台灣臺北,開了一家規模不算小的銀樓。

一個是窮鄉僻壤,單親家庭裡生長出來的鄉野丫頭。

一個是含著金湯匙出生,生活無憂,小康之家出生的小少爺。

這倆人的生活軌跡不管怎麼算,都根本沒有能夠產生交際的地方。

但有時候,生活遠比偶像劇小說中的劇情更加狗血。

因為家境貧窮,再加上母親的不重視。

黃春梅小學還沒有畢業,就因為十幾塊錢被迫輟學,成為了在家務農,爭取日後早早出嫁貼補家裡的「小媳婦」。

要是黃春梅按部就班地成長,可能就沒有大S跟小S什麼事兒了,這可不行。

于是在十八歲那年頂著母親的怒罵,從台灣彰化「逃」了出來,成為了在臺北打工的打工妹。

一個剛剛成年的小丫頭,孤身一人在偌大個臺北打拚,日子過得自然捉襟見肘。

最困難的時候,黃春梅一天打三份工,才能勉強維持住自己日常的開銷。

也是這個時候,長相清秀的她走進了徐堅的視線中。

說來也是緣分,當時黃春梅打工的攤位,就在徐家銀樓的隔壁。

近水樓台先得月,正值青春年少的徐堅並沒有掩飾自己的小心思。

黃春梅就更開心了,自己費盡心思從火坑裡跳出來,不就是為了覓得如意郎君嗎?

這徐家的小少爺雖然人是花心了點,但還在模樣周正,家境殷實。

自己要能加入這樣的人家,那不等于「飛上枝頭變鳳凰」了嗎?

兩個人眉來眼去,很快就瞞著徐家上下談起了戀愛。

談戀愛階段,徐堅對黃春梅百依百順,言聽計從。

就連黃春梅都覺得,這是老天爺有眼,看自己過得太辛苦,所以派來徐堅成為自己的救贖。

所以任憑身邊的好友勸自己考慮慎重,她依舊愛得不管不顧。

03

19歲那年,黃春梅嫁入了徐家,成為了名正言順的徐太太。

黃春梅以為等待自己的是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闊太生活。

但現實,很快給予了她沉重的打擊。

徐家家境殷實不錯,但再殷實的家境跟她都沒有一絲一毫的關係。

她不像個少奶奶,更像一個大丫鬟。

先不說其他的,就單說那7個生活在同一屋簷下的小姑子,就夠她喝一壺的。

是的,徐家是一個大家族,全家人都住在一起。

本身家中還有一個主事的管家和保姆,但隨著黃春梅的進門,這人下崗了。

表面上看來,徐家這叫對少奶奶給予厚望,給予了她掌家的機會。

其實就是想節省開支,將家中的所有事務扔給了新媳婦。

為了伺候這一大家子和7個小姑子,黃春梅每天起得比雞早睡得比狗晚。

每天變著花樣做一日三餐,每個人的口味都要照顧到,稍有一絲懈怠,就是各種冷嘲熱諷。

按理說自己妻子都被欺負成這樣了,身為丈夫的徐堅多少該幫幫自己。

讓黃春梅沒想到的是,自打結婚之後,原本溫柔異常,知書達理的徐堅就像變了一個人一樣。

每天早飯結束後就不見人影,不是在街頭的小館喝酒,就是在街尾的市集上閑逛。

面對自己的操勞,不僅沒有一句好話,還非打即罵,告訴她這是她應該做的。

最讓黃春梅發愁的是錢,自己要照顧一大家子吃飯穿衣。

但銀樓的錢,這一家子一分錢都不願意給這個「新媳婦」。

不僅如此,還要求黃春梅忙碌之餘在店裡當銷售。

實在沒辦法的她只能白天忙碌當銷售,晚上在各種酒家當服務員,保潔員維持一大家子的開支。

04

這麼艱難的日子,黃春梅沒有想過放棄嗎?

不,黃春梅可一點都不想向命運低頭。

為了改變自己在徐家底層的身份,她想著法兒向上爬。

都說母憑子貴,她就拚命生孩子。

可惜天公不作美,接連生下大女兒和大S小S三個女兒之後,黃春梅的地位更岌岌可危了。

用七個小姑的話來說,這是娶了一個不會「下蛋」的母雞。

因為沒有生下兒子,黃春梅成了整個徐家百般挑刺的對象。

七個小姑子都騎在她頭上,栽贓,偷看日記。

丈夫徐堅更加有藉口喝酒不回來,喝醉回來就找茬打人 。

剛開始,三個女兒都只會躲在角落裡嗚嗚哭泣,毫無反擊之力。

但隨著時間的推移,最像黃春梅的二女兒大S開始發起了脾氣。

每次父親的罵聲剛響起,她就徑直衝到母親面前。

一面對著伶仃大醉的父親講道理,一邊將母親護在身後。

女本柔弱,為母則剛。

看著一點不願意吃虧的大S,黃春梅像是突然間清醒了。

自己年少離開家鄉,是為了自由自在的富裕生活和未來。

而不是如今憋屈到極致,被一大家子捏扁搓圓也毫無怨言。

是時候做出改變了。

為了三個女兒,黃春梅挺直腰桿,告訴徐家的公婆和丈夫。

自己這輩子永遠不會生四胎,也不會在這個家中當保姆,你們如果想要孫子,那你們就去找別的女人。

黃春梅的本意,是想要在這個家中得到尊重。

她萬萬沒想到自己的話,卻成全了花名在外的徐堅。

爭吵的第二天,徐堅就搬離了家中,和別的紅顏知己天天逍遙,夜夜詠鵝,過得好不快活。

這樣的日子,要強的黃春梅自然不堪忍受。

她帶著三個女兒,攥著離婚協議書來到了徐家鋪子,要求結束這段婚姻。

她唯一想要帶走的,就是自己的三個女兒。

黃春梅期盼著早日脫離苦海,開始新生活。

結果這婚,愣是沒離成。

惱羞成怒的徐家寧願看著徐堅在外花天酒地,也不願意給兒媳婦黃春梅自由身。

徐堅甚至放話: 「我就要拖到她人老珠黃沒人要。」

事情到了這一步,可謂是陷入了死局。

要是擱在普通人的身上,早就要死要活,一哭二鬧三上吊圖個一了百了。

但黃春梅,顯然不是什麼一般人。

你拖著我?我還拖著你呢。

你不離婚?那我也不離。

只要我一天不離婚,你們家就算添丁進口,那也永遠是 「私生子」。

05

就這樣,大S和小S的爸媽過上了井水不犯河水,各自安好卻又不離婚的日子。

為了養活三個女兒,黃春梅白天在租房附近找了個房產仲介的工作,拚命推銷房子。

晚上挑燈夜讀,一邊照看孩子,一邊瘋狂學習各種技能。

多年之後,小S是這樣形容那段時期的。

「我媽從結婚到生我們,其實都非常辛苦,有時候她壓力很大,大姐乖巧二姐倔強,最後只能拿最小的我開涮。」

但好在二姐大S脾氣模樣跟黃春梅一模一樣。

每次黃春梅氣不打一處來,想要在小S身上撒氣的時候,就會挺身而出。

一邊將妹妹護在身後,一邊斥責氣急的母親:

「你在打她能改變什麼?她有什麼錯。」

然後一邊對身後的妹妹擠眉弄眼,一邊故作嚴肅地說: 「還愣著幹嘛,趕緊去睡。」

大S不心疼媽媽嗎?恰恰相反,因為過于相似的性子,她比任何人都心疼黃春梅。

尤其是每次看著徐媽因為錢而百般妥協的樣子之後,這個有主意的二女兒打定主意。

自己要當一個藝人,要掙很多很多的錢。

為了能多一絲成名的機會,大S勸說小S跟她一起出道當藝人。

說當明星可以穿漂亮的衣服,結果假小子般的小S全然不當回事兒。

為了勸動愛玩的妹妹,大S又打起了感情牌。

告訴妹妹當藝人可以耍寶,逗大家開心,還能賺錢給媽媽。

一聽媽媽能減少負擔,小S立馬答應了下來。

就這樣,ASOS誕生了。

那時候毫無背景的兩姐妹要一邊上藝校一邊趕通告。

在沒有經紀人的情況下,大S一個人排行程、寫劇本、化妝置辦服裝。

小S就像個「傻妞」一樣,只需要傻傻跟在姐姐背後,一起上臺就行了。

她用極其克制的生活和決心,換取了成名的機會。

一部《流星花園》將大S送上熒幕絕對女神的寶座,一檔《康熙來了》將小S捧成了綜藝中的極致怪咖。

黃春梅名利雙收,過上了小時候夢寐以求的富裕生活。

說到這,菀兒要問大家一個問題。

如果有朝一日你功成名就,你最想讓誰知道?

相信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寶寶們,都會選擇告訴曾經看不起自己的人吧。

這時候就該好好過上一把「曾經的我你愛答不理,如今的我你高攀不起」的癮。

但萬事萬物總有那麼一兩個例外,看著丈夫養女人也不離婚,搬出家門也不服軟的徐媽媽。

是的,大S小S成名之後,黃春梅並沒有對曾經的丈夫極盡奚落,反而鼓勵兩個女兒多去探望。

還同意大小S每個月給徐爸和徐奶奶10萬新台幣的生活費。

黃春梅說:

「女兒對他很孝順,該給的、該照顧的都有。」

就這化干戈為玉帛的豪橫勁兒,簡直是女中楷模。

06

但是可能就連大小S都沒有想到,自己化干戈為玉帛,想著和平共處。

徐爸爸卻飽暖思淫慾,拿著銀樓和妻子女兒的錢,去養了別的女人,還迷上了賭錢。

2008年,欠下800萬的徐爸走投無路,只能向黃春梅坦白。

請黃春梅看在女兒的面子上,拿800萬台幣,將自己被控制的女友贖出。

這波操作,也屬實是有點離譜。

你婚內出軌,對女兒不聞不問這麼多年。

如今還要讓妻子跟女兒為你的「紅顏知己」買單?

天下還有這麼好的事情呢?

沒錯,天底下就是有這麼好的事情。

黃春梅再次不計前嫌,掏了800萬台幣,將插足自己婚姻的「第三者」救了出來。

只不過這次大S學聰明瞭,用著800萬買了自己母親的自由。

還債結束之後,徐爸和徐媽正式離婚,結束了這段匪夷所思的愛情。

表面上看來,這場戰鬥似乎是黃春梅輸了。

自己出錢出力最後還還了丈夫單身的身份,她真的吃虧了嗎?

非也。

因為這八百萬,小S和大S霸屏了台灣娛樂板面整整數日,知名度和咖位提升了好幾檔。

而且人家還完債之後還不計前嫌,允許聲名狼藉的徐爸爸參加女兒的婚禮。

境界,名氣,話題度不就都來了嗎?

這一招以退為進,高,實在是高。

黃春梅豪橫一生,真的毫不虧欠任何人嗎?

不,她唯一覺得虧欠且遺憾的,就是自己引以為傲的女兒們。

她這段剪不斷理還亂的婚姻,給大小S的戀愛觀產生了很大的影響。

表面看來,兩姐妹就像兩朵精緻的人間富貴花,但褪去明星光環,她們比任何人都自卑。

為了能夠維持最完美的形象,大S在人前總是全套洋裝,保持著仙女的姿態。

從藍正龍到汪小菲,每一任對象都相當富裕,而且都是「倒追」。

尤其是汪小菲,只見了四面就選擇閃婚。

這也就不難理解,當汪小菲的事業接連開始負增長,汪家實力大幅度後退之後。

大S和汪小菲就開始爆發眾多衝突。

說白了,這種抓不住的男人和倒退的經濟,讓她喪失了安全感。

即便是汪小菲永遠給他剝蝦,對她極盡寵愛,她心中不安定的因素也在日漸增多。

就像她說的:

「我的感情轟轟烈烈,可我結束的也是很斬釘截鐵,會用絕對的理智來控制我的感情和人生。」

當這段感情開始需要她用名氣和精力來維繫之後,也就有了這段婚姻的結束。

再反觀小S,雖然她嘴上說著,感情只要在一起開心就好,可她的婚姻真的開心嗎?

第一段和黃子佼的愛情結束後,這個鬼馬少女在節目中失聲痛哭,情緒崩潰。

當著幾千萬觀眾的面質問黃子佼,是不是和阿寶在一起了。

隨後又在夜店閃戀富二代,為了拴牢金龜婿未婚先孕,先上船後補票。

即便是富二代男友在外花名滿天飛,對自己和孩子不管不顧。

她依舊像母親黃春梅一樣,堅守著這段已經不堪重負的婚姻,順便用自己的名氣替他們家擦屁股。

丈夫在夜店亂玩,她說丈夫只是紳士。

丈夫對她拳打腳踢,她崩潰之後迅速自愈,假模假樣地繼續秀恩愛。

丈夫想創業,自己推掉所有工作站台分文不收。

丈夫投資的產業涉嫌虛假廣告,她一個人承擔了所有責任,被輿論海嘯淹沒。

一邊拚命告訴大家我很幸福,一邊情緒崩潰在鏡頭前失控大哭。

死撐著,煎熬著這段婚姻。

小S就像沒清醒之前的黃春梅翻版。

拚命維持婚姻、婚姻中百般討好男方一家、連生三個女兒。

而大S像極了醒悟過後豪橫的黃春梅。

利用金錢控制男方,永遠以自我感受為先,敢于直視失敗的婚姻,再也不願意妥協。

結語

命運,好像是一個輪迴。

想要跨越自己是非常困難的,好在她成功了。

無論是放棄一切也要養活一家老小,也要堅守婚姻的黃春梅。

還是替出軌丈夫和情敵還債800萬的黃春梅,都是她自己。

也希望如今豪橫不已的她,能在清醒之餘,成為大S小S婚姻的定心丸。

讓她聲明的延續,不要重釀自己的苦果。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