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家執意遁入佛門當和尚,15年後前妻找上門:兒子需要你,還俗一幅畫賣1173萬靈感大增

song 2022/09/17 檢舉 我要評論

2014年1月4日,由著名現代畫家史國良創作的《轉經圖》,

在拍賣會上以1173萬的價格成交,刷新了史國良的畫作拍賣記錄。

一時間,史國良的畫作變得炙手可熱起來,其本人這些年來的畫畫生涯,

以及在佛門苦修的生活也向大眾展示開來。

1973年底,史國良考上了北京第三師范大學,開始進入學校系統的學習繪畫。

後面幾年,他陸續拜入國畫大師黃胄、蔣兆和的門下,鑽研繪畫。

不管是學校里的老師,還是外面拜的師父,對史國良的評價都非常高,對他的天賦和勤奮努力都作出了肯定。

史國良也沒有讓周圍的人失望。還在學校的時候,他的作品《月色》《牧鴨》就參與了文化部的國畫創作展覽,

《山裡人》《藏區寫生》參加了中國中青年畫家習作展。

年紀輕輕的史國良就實現了絕大多數畫家一生都無法實現的夢想。

1980年,畢業后的史國良希望能夠有一個安靜創作的環境,于是決定到學校里教書,

他成為了解放軍藝術學校的一名老師。

在學校任教的這段時間裡,史國良又創作出了大量優秀的畫作,並且開始辦自己的個人畫展。

伴隨著史國良事業上的成功,他的終身大事也逐漸被家人提上日程。

畢業不久后,史國良就跟自己讀研期間的女朋友劉玉梅結婚成家了。

「剛結婚的時候是有點辛苦的,因為要賺錢照顧家裡,尤其是有了孩子之後,

不過那段時光也很幸福很快樂,白天去學校教畫畫,做自己喜歡的事業,晚上回家陪妻子兒子。」史國良說。

而妻子劉玉梅也很會照顧人,考慮到丈夫工作辛苦,家裡的家務從不讓史國良做,就讓他一心忙事業。

1985年,已經名聲顯赫的史國良被調任到北京畫院工作,不久后就被評為國家一級畫家,

年僅29歲的他成為了中國最年輕的一級畫家。同樣也是在這一年,史國良的名聲開始傳播到了海外。

他的作品《刻經》榮獲第23屆蒙特卡洛國際現代藝術大獎賽「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大獎」,

這個獎項被稱為是繪畫界的「奧斯卡」,我國文化部還專門再次給史國良頒發了嘉獎。

後面的幾年中,史國良的畫作斬獲了一個又一個的大獎,1988年他受邀前往臺灣舉辦個人畫展,

這次畫展也達到了他前半段繪畫生涯的巔峰。

然而,從開始學畫畫開始就一直在走上坡路的史國良,也開始遇到了事業上的瓶頸。

他對畫畫漸漸沒有了靈感,畫技也很長一段時間沒有進步,這讓一直順風順水的史國良非常的苦惱,

甚至一度有了抑鬱傾向。于是便想著出去闖一闖,就算是找找靈感也好。

剛開始的時候,史國良的想法並沒有得到妻子的支持。

但後來考慮到丈夫的事業和精神狀況都不太好,就同意了丈夫的想法。

1989年,史國良賣掉了剛剛獲獎的《刻經》,將大部分錢留給妻子和母親,然後隻身一人出發去了加拿大溫哥華。

然而,到了溫哥華才發現,現實並沒有想象中的那麼美好。

1989年底,史國良第一次畫展的收入就被畫商侵吞了絕大部分。而後,生活困苦的史國良只能住在地下室里艱難度日。

沒過多久史國良還遭遇了一場交通事故,由于語言不通,沒能第一時間得到有效治療,

因此身體還落下了病根。在家養傷的那段日子是史國良一生最艱難的時光。

地下室里潮濕陰冷,居住環境惡劣,而且自己腿上有傷行動不便,還要自己做飯,

自己換藥,自己照顧自己,這讓從來沒有做過家務的史國良吃盡了苦頭。

而最讓史國良受打擊的,還是心理上的落差和煎熬,回想自己前20年的生活是多麼的光彩奪目,

沒想到現在居然會落到如此田地,心中實在是抑鬱。

不過這種情況並沒有持續太久,很快,史國良的生活就迎來了轉機。

經一位朋友的介紹,他結識了溫哥華藝術館的館長,館長在看了他的畫之後決定為其辦畫展。

史國良也終于藉此機會打響了一點名氣,生活上也有所改善。

不久后,妻子劉玉梅也來到了溫哥華,照顧史國良的起居。

一切似乎都在朝著好的方向發展。

雖然物質生活上有了保障,但史國良自己很清楚,他的畫畫技術始終沒有進步,也還是沒有什麼靈感。

「那段時間我還是一直很苦悶的,精神上很壓抑,這種情緒是沒辦法通過物質來化解的,

我的抑鬱傾向也是從那個時候開始的。」史國良後來回憶說。

那段時間,史國良一直找不到人生的出路,只能每日用酒精麻醉自己,過著行屍走肉般的生活。

直到1995年的一天,39歲的他遇見了自己人生中一位非常重要的老師——在溫哥華化緣的星雲大師。

兩人因募捐而結識,加上史國良本身就對西藏、佛教有一定的興趣,于是二人很快熟絡起來。

星雲大師對史國良說:「史先生,從哪個角度看,您都像個和尚。」

史國良聽到這話,眼淚不自覺地流了出來,當天晚上,兩個人在房間內促膝長談,

從佛法講到人生、講到畫畫、講到世間萬物。

星雲大師給了史國良很大的啟發,許多之前困擾他的事情都豁然開朗,

史國良對星雲大師萬分感謝的同時,也動了出家做和尚的念頭。

史國良的想法自然沒有得到妻子的支持,但是心意已決的史國良堅持己見,並忍痛向劉玉梅提出了失婚。

劉玉梅哭著懇求史國良:「你就真的這麼狠心拋下我和兒子?我要怎麼跟我們的父母交代?你的父母以後該怎麼辦?」

史國良說自己也不知道,但是已經決定出家了,誰來勸說也沒用。

劉玉梅沒有辦法,又不敢去向家中的老人求助,生怕嚇到他們,

最終只能先同意史國良去受戒,期待一年的受戒期以後他能夠回心轉意。

不過沒想到的是,受戒后的史國良意志更加堅定了,劉玉梅心灰意冷,

只好籤了失婚協議書,與史國良結束了這段婚姻。

不過劉玉梅心裡始終還留存著對史國良的希望,送他去美國西來寺出家那天,

她哭著對星雲法師說:「我把國良交給您了,如果有一天他想還俗了,煩勞您還把他送回來。」說完帶著兒子就下山了。

史國良出家以及兩個人失婚的事情被劉玉梅瞞了下來,所有的家人朋友都不知道,

劉玉梅選擇獨自承受了這一切,此後帶著兒子一直生活在加拿大。

來到寺院以後,史國良潛心禮佛的同時,也遭遇了一些不順心的事情。

寺院里有太多的繁文縟節要遵守,這樣生性灑脫的史國良很不適應。

更關鍵的是自己的繪畫工作遭到了打擊,寺院一直想讓他畫一些山水花草、

佛像,而史國良則是一心想著出去採風,去感受藝術自由。

因為這事,史國良甚至跟星雲大師發生過爭吵。

時間長了以後,史國良覺得在寺廟的生活實在不適合自己,于是決定回國,做一名自由的畫僧。

1997年,史國良告別星雲大師,在河北柏林禪寺再次受戒。

平時他在寺院里禮佛念經,沒事情的時候他隨時可以出去採風或者在屋子裡潛心創作。

同時,畫僧的身份也給史國良帶來了很多世俗上的自由。

他開始參加社會上的一些佛教協會、美術協會,甚至到大學里當客座教授。

2001年,前妻劉玉梅帶著兒子回到了國內。此時兒子史村已經十八九歲了,再次見到妻子兒子,

史國良感慨萬千。劉玉梅對史國良說:

「孩子已經這麼大了,有些叛逆,我管不了,你是不是也可以盡一盡父親的責任呢?」

一語驚醒夢中人,史國良這才意識到自己已經離開妻子兒子好多年了,

這些年裡一直是劉玉梅在撫養兒子長大,也是劉玉梅一直幫自己瞞著出家的事情,

自己當初的一個決定,給她帶去了不知多少苦難。想到這裡,史國良也是滿心愧疚。

于是,後面的幾年裡,史國良開始關心起兒子的生活和學習,

雖然兒子剛開始對他愛搭不理,但時間長了父子之間的感情也有所緩解。

通過與兒子的聊天,史國良也了解到劉玉梅這些年的艱辛,

還了解到劉玉梅心裡一直沒有放下自己,這讓史國良大為感動。

眼看兒子與史國良的關係越來越好,劉玉梅的心裡也開始漸漸懷念起當初一家三口的幸福生活。

劉玉梅對史國良說:「國良,還俗吧,我和兒子都需要你,我們的父母也都需要你。」

史國良沉默了一會,輕聲說道:「讓我想一想吧。」

2010年,出家了15年的史國良為了兒子決定還俗,重新回到家人的身邊。

回到世俗之後,史國良曾經問妻子:「你為什麼願意等我十五年?」

劉玉梅說:「因為我堅信你有一天一定會回來的,我比你更了解你自己。」

聽完這話,史國良感動得說不出話來。同年10月4日,史國良宴請親朋好友,

向所有人講述了自己這些年來的經歷,說到動情之處,忍不住和妻子抱頭痛哭起來。

當被問到一家人團聚時的感受時,史國良說:

「悲欣交集,這15年的僧侶生活我自己收穫了很多,但是愧對家人和朋友。」

史國良還俗的新聞轟動了畫壇。很多人了解到他這些年的經歷之後,

都在懷疑他是否還是當年那個斬獲蒙特卡洛大獎的天才畫家,畢竟闊別畫壇這麼多年,

他的功力還能剩下幾分?不過很快史國良就用自己的作品證明了自己。

還俗當年,史國良的一幅《轉經圖》就在拍賣會上賣出1173萬的天價,

刷新了史國良作品拍賣紀錄,這一次人們終于相信,那個天才畫家回來了,

繪畫水平甚至更上一層樓。後面的幾年裡,史國良的佳作層出不窮,

曾5次登上胡潤藝術榜,成為中國當代國寶級的畫家。

現如今,史國良的生活非常的充實圓滿。

2021年,史國良以中國國家畫院畫家身份受邀做客《新春茶話會》,暢談藝術人生,講述春節趣事。

同年,史國良創作的巨幅精品《大昭寺門前》終于完成,其尺幅巨大,人物眾多,

用丈二的宣紙創作,總共25個人物,歷時一個多月,近百萬人次共同見證了這幅作品的創作過程。

家庭方面,兒子史村成績優異,遠赴美國留學,

並且跟父親一樣展現出了在繪畫上的天賦,現在已經小有成就。

妻子劉玉梅現在除了照顧史國良的生活之外,空閑的時間她會去學習自己喜愛的舞蹈,

用文字記錄這些年經歷的酸甜苦辣。

工作方面,史國良不再僅僅是沉迷于自己的世界里,

現在他更想做的是將自己多年的藝術感悟和繪畫技巧傳授給更多的年輕人。

他在全國各地開辦講座,在電視臺主持書畫類節目,疫情當下他也緊跟潮流,開始在網路上教授課程。

就像臨別前星雲大師送給史國良的一句話:「人生就像一個圓,

你會在別處領略很多不一樣的風景,但最後回到這個圓的軌跡上來,你的人生才圓滿。」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