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94年陜西12歲男孩撿到女嬰,輟學將她養大,10年后妻子成了孩子"娘"

song 2023/01/12

2014年7月的一天,在陜西省商洛市商南縣,一個穿著紅衣碎花的農村婦女,把長滿厚繭子的手在圍裙上擦了擦,轉身拉起已經快要和自己一樣高了的女孩的手走到門口。

她輕柔地給女孩抹去在無聲中已掛滿臉的淚水,語氣堅定地說:「放心去吧,有俺們和妳哥在,學費妳不用操心....」

這個兩人是誰?她們的生活為何如此艱辛?

嫁入陳家時間回到 2004年,一個叫 賀晶晶(陜西人)的農村女孩,年僅18歲,從隔壁村剛嫁進 公婆都雙雙殘障的陳家。

從骨子里就本分善良的她,對公婆從未表現出一點嫌棄,也從未認為他們是自己的累贅,甚至像對親生父母一樣的孝順。

而且,對待跟全家人都未有血緣關系的 小姑子(文章開篇提到的流淚的女孩)也是照顧有加——像跟自己的親妹妹一樣,帶她去鎮上買新衣服、輔導她的作業。

賀晶晶跟丈夫 陳邦定一起挑起這個家,丈夫在外務工,打工賺錢,她就在家里種地喂鴨,照顧公婆、和剛上小學的小姑子。

就是這樣淳樸善良的農村婦女,在 2018年5月和丈夫陳邦定向北京微愛公益基金會捐款 10萬元,成立了「三秦紅鳳金玉基金」。

為何一個貧困農村家庭能如此大手筆向基金會捐贈巨款?

小姑子上大學這都要從2014年開始說起。「三秦紅鳳金玉基金」名字里的 「金玉」指的就是 陳金玉,陳邦定的妹妹——賀晶晶的小姑子。

2014年,拿到陜西外國語學院通知書的陳金玉,給家里帶來了巨大的驚喜,但也帶來了不可忽視的難題——學費。

賀晶晶雖然是農村婦女,但很清楚地知道知識的重要性,想要去大城市,賺打大,就要讀書。

她跟丈夫陳定商量說: 「一定得讓咱妹子安心把這學上了,我明天再去跟我娘家借點錢,妳也去問問妳的工友。」

第二天,賀晶晶立即去了娘家,跟娘家人借了3000塊錢,陳定在工友那兒也拿回2000,四拼八湊,終于把學費湊齊了。

接下來就是生活費,不僅是陳金玉在學校的生活費,還有小侄子和家里的開銷,都是一大筆支出。

這樣的情況下, 賀晶晶不得不進城多打幾份工,沒有技術和學歷的她只能干些辛苦活兒。

早上五點開始起床擺攤,賣茶葉蛋,賣早點;臨近中午趕去飯店,在后廚當洗碗工,晚上又出去賣夜宵, 晚上十二點后才收攤回家。

對于賀晶晶來說,每天最開心的時刻,就是收攤后坐在破舊的出租房里,數著今天賣早餐和夜宵賺的錢。

每一塊每一分都把它鋪得平平展展的,用手掌給它壓得實實的,然后用塑料膠圈綁起來,放到存錢的盒子里。

等到數量足夠,去銀行換整,然后打給陳金玉。

這時候的陳金玉在學校也相當爭氣,經常去陜西紅鳳工程志愿者協會做 志愿者,教別人學英語。

上學期間,學習努力,積極參加學校、班級活動,時常拿獎,也曾多次獲得 獎學金,可以說是典型的品學兼優的學生。

到了大二又時常去兼職給學生補課,獲得一部分收入,加上獎學金,就能自己解決了一部分生活費, 為哥哥嫂子減輕了不少經濟壓力。

日子一天天這樣過去,好像一家人都在拼命努力,并且都在往好的方向發展,慢慢步入正軌。

逐漸地給到人的希望越來越大, 也讓全家人越來越有動力。

就這樣四年過去了,陳金玉即將迎來畢業,全家來人都迎來了勝利的曙光一般,陳金玉更候歡喜,感覺離自己掙錢,讓哥哥嫂嫂和侄子過上好日子的愿望越來越近了。

那段時間陳金玉的臉上常常掛著開心的笑容。 然而令人想不到的是,就在這時厄運降臨了......

2018年即將臨近春節時,24歲的陳金玉開始數日食不下咽,身體出現嘔吐惡心現象,體重急劇消減,整個人的精神氣兒去了一大半。

陳金玉確診胃癌在春節期間,哥嫂帶她輾轉于各種醫院,做了各種大大小小的檢查,小小的身體遭受了各種冰冷儀器的折磨。

不幸的是最終還是被確診為 胃癌晚期,分化腺癌、肝門、肝胃間限、胰頭周圍多發腫大淋巴結。

后又發現淋巴瘤壓迫膽管,黃疸升高;初步治療中放置了十二指腸支架、膽總管支架解除梗阻癥狀,后續還需要待黃疸消退進行進一步抗腫瘤治療。

「我一定會加油戰勝病魔!」這是陳金玉在治療過程中最堅定的信念,也是經常對醫生說的一句話。

但是原本就入不敷出的家庭,一次的治療費就費盡了他們的全部力氣, 住院不到半個月就掏空了這個一貧如洗的家庭,賀晶晶從那時候開始每以淚洗面;

看著開始嘔血的妹妹,哥哥陳邦定心如刀絞,陷入了絕望之中,更恨不得自己替她去痛。

受到幫助後來,陳金玉母校陜西外國語大學知道了這件事后,立即采取了行動,向社會發起了捐款活動。

希望得到好心人士的幫助和援助, 并發動全校師生在互聯網上轉發。

幸運的是,經過師生和親戚的傳播,迅速地引起了《陜西紅鳳工程協會》等多家媒體的關注。

很快,消息就在他們的幫助下散布到了全國,最終湊集到 30余萬元的治療費,這筆費用讓陳金玉后續的治療有了極大的保障。

終于,陳金玉可以放心地進行治療,專心地跟病魔斗爭,不用再為治療費擔心了。

就在大家以為事情都往好的方向發展的時候,讓人心痛和遺憾的事來了,大家的愛心和援助, 始終沒有留住這位花季女孩兒的生命。

事情的起因是這樣的,2018年3月底,她轉入山西省腫瘤醫院治療后,病情加重;

不幸去世到了4月的下旬,她的家人已經多次收到病危通知書了,所以后期,她轉回了老家商南縣醫院治療;

但造化弄人,她還是沒有實現自己的夢想——戰勝病魔。最終在4月27日清晨因急性休克搶救無效不幸離世, 將生命停留在了24歲。

陳金玉的哥哥嫂嫂得知消息幾近崩潰,嫂子賀晶晶更是傷心過度,傷壞了身體,經過了二十多天的休整,才將情緒調轉過來,接受事實。

悲痛過后在這對夫妻的商量下,他們將妹妹治療剩下的善款,捐贈出去。

讓它去幫助更多需要幫助的人, 也把受到的幫助反饋給社會上其余需要的家庭。

在《陜西紅鳳工程協會》和《三秦都市報》的積極協調下,5月20日,陳邦定和妻子賀晶晶正式簽署了捐贈協議,向北京微愛公益基金會捐款10萬元,并成立了「三秦紅鳳金玉基金」。

陳金玉身世回顧陳金玉短暫的一生, 她在人間既經歷了風霜,也滿獲了人間的溫情。

1994年她初臨人間,便被拋棄到山野,慶幸的是,她遇到了年僅12歲的陳邦定。

窮人家的孩子早當家說的沒錯,那時候陳邦定家徒四壁,與行動不便的父親和又聾又啞的母親相依為命。

他們僅靠村里的低保和幾畝農田維持生活,不過,那時候的陳邦定就比同村的孩子更早熟。

看著懷抱里被凍得臉色烏青發紫的小孩,陳邦定 下定決心——說服父母共同收養她。

一家人把她當作家里的寶貝,同時希望她以后能大富大貴,所以為她取名為陳金玉。

最樸素的愿望承載了最美好的祝愿。果然,在未來她真的沒讓養父母和哥哥失望,她考上了陜西外國語大學,英語專業。

而且,在學校不僅多次拿獎學金,補貼家用,還能幫別人家教補課,賺取生活費,正在一步一步向「金玉滿堂,大富大貴」的方向靠近。

就這樣,陳金玉的命運被這一家善良的人拉了回來。

但,自身生計都無法自足的殘障人家庭,真的還能再承受得住一個新生命的加入嗎?這不比雪上加霜,甚至更難。

陳邦定輟學原本只能靠低保補貼糊口的一家人,現在面臨最大的問題就是如何養活剛幾個月,奶都還沒斷的女嬰。

從小就有主見的陳定,在別人歡天喜地選擇國中學校時,依然決定輟學,外出務工,養活妹妹補貼家用。

小小年紀的他,一沒技術二沒力氣,只能到處輾轉去打黑工,拿著綿薄的工資,一分錢都舍不得花,全贊著拿回家養活妹妹補貼家用。

日子如復一日,陳金玉像是山崖上頑強的野草,在哥哥陳綁定的辛苦灌溉下一天天長大。

日子雖然艱苦, 但總歸一家人好好地生活在一起,平凡卻溫馨。

轉眼間陳金玉從一個被破舊衣服包裹著的嬰兒變成了一個乖巧又懂事的小蘿卜頭,在這一年,哥哥陳邦定也為家里娶進了一位賢惠的嫂嫂——賀晶晶。

陳邦定和這位嫂嫂交往了一年,在家人們的贊同下,終于修成正果,從此家里又多了一位家人新嫂嫂的到來,讓村里鄰居都有了各種猜測,和這一家人都沒有任何血緣關系的陳金玉,接下來會面臨怎樣的命運?

然而大家猜測的各種壞結果都沒有發生, 這位新嫂嫂淳樸、善良,不僅沒有擠兌這個沒有血緣關系的小姑子,還經常帶她去鎮上買衣服,給她做好吃的,給她輔導作業。

甚至有了讓小姑子到城里去上大學的念頭。

貧苦的生活第二年,賀晶晶有了自己的孩子,大家都以為這下小金玉該被冷落了吧。然而并沒有,賀晶晶始終如一,一碗水端平,從沒有苛刻過小金玉。

甚至在家里兩位老人相繼離世后,主動挑起了家里的大梁——哥哥陳邦定在外務工,嫂子賀晶晶打理農田照顧兩個小孩。

缺了兩位老人的幫扶,家里又新添了人口,讓賀晶晶肩膀上的梁挑得格外的辛苦。

一邊要照顧一大一小的孩子,一邊要打理家里的農活,但生活的重任并沒有壓垮這位堅韌的女人,她對小金玉始終的視如己出。

在養父母過世的那段時間,小小的金玉每天都以淚洗面,晚上夢里都是流著眼淚一聲聲地叫著媽媽。

賀晶晶實在心疼,將她和兒子放在床上,用手掌輕拍著背,溫柔地安撫著才 10歲的小金玉。

隨著侄子的長大,到了要上小學的年紀,小金玉也上了初二,懂事的她開始為家里發愁。

一天夜里,小金玉主動找到賀晶晶言語間掩蓋不住的憂愁卻又堅定道: 「嫂嫂,我想出去打工,掙錢。」

賀晶晶坐直了后嚴肅道:「我們金玉是要考大學的,做一個有文化的人,將來賺了大錢,我們全家人都能過上好日子」

「妳放心,妳好好讀書就是,我知道妳擔心什麼,錢的事哥哥和嫂嫂想辦法。」

賀晶晶摸了摸金玉的頭,讓她安心。

金玉轉身,眼里充滿了淚水,一顆顆像珠子般地掉了下來,每一顆里都充滿了她考上大學的決心。

來年,陳金玉就以優異的成績考上了當地縣城最好的高中,然而隨之而來的就是對這個普通家庭而言高昂的學費和生活費。

除了陳金玉還有 家里小侄子的的學費,這一樁樁一件件又再次壓到了嫂嫂的肩膀上,家里的開支一省再減,只 為兩 個孩子湊夠學費,能讓他們安心學習。

皇天不負有心人,終于在2014年,陳金玉被陜西外國語大學(英語專業)錄取。

那一天是嫂嫂賀晶晶最開心的一天,自從知道了這個消息,嘴角一天都沒從臉上消減下去。

逢人就夸:「我們家金玉就是有出息,從小就聰明,一考就能考上」,像是對自己的孩子,打心底里地為她高興驕傲。

但高興之余,陳金玉始終擔心一件事,學費,大學的學費,比以往都貴,家里還有小侄子在上學,她害怕拖累了小侄子、拖累了哥哥嫂子。

細心的賀晶晶看出了她的心思,堅定地拉過她的手說:「妳只管去讀,我和妳哥哥都是妳堅實的后盾,。妳不用顧慮那麼多!」

賀晶晶的話,給了陳金玉無窮的力量和最堅定的底氣。就像當年那天夜里,賀晶晶拉著她手,告訴她一定要考上大學一樣。

如今她實現了第一個約定,以后她要更努力,好好學,然后掙大錢, 讓嫂子和哥哥、侄子都過上好日子。

陳金玉的人生,好像從被哥哥抱回家的那一天起,就在一點點地充滿色彩——盡管命運坎坷,日子艱苦,但有更多的光照射了進來,讓她的人生變得溫暖。

世間的情,遠不止只有血緣才能牽動。打動人的,永遠是發自內心的真誠,和人性最深處的善良。

雖然陳金玉患病離世,但天使來過人間,亦感受過人間溫情,愿天堂沒有痛苦,愿好人都有好報。

-完-

用戶評論